Just-in-time Compiler in JavaScriptCore - browser 0x03

2019-07-03 约 4234 字 预计阅读 9 分钟

声明:本文 【Just-in-time Compiler in JavaScriptCore - browser 0x03】 由作者 mss**** 于 2019-07-04 06:01:00 首发 先知社区 曾经 浏览数 2 次

感谢 mss**** 的辛苦付出!

原文地址:https://liveoverflow.com/just-in-time-compiler-in-javascriptcore-browser-0x03/

Introduction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了JavaScriptCore(来自WebKit的JavaScript引擎)是如何在内存中存储对象和数值的。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跟大家一起来探索JIT,即Just-In-Time编译器。

The Just-In-Time compiler

说到Just-In-Time编译器,这可是一个复杂的主题。但简单地说,JIT编译器的作用就是将JavaScript字节码(由JavaScript虚拟机执行)编译为本机机器代码(程序集)。虽然这个过程与C代码的编译过程非常相似,但是对于JavaScriptCore中的JIT来说,还是有许多独特之处的。

为了深入学习JIT,我曾经专门就此向Linus请教,他给出的建议是,多看官方的WebKit资源,例如JavaScriptCore CSI:A Crash Site Investigation Story,这篇文章在如何调试崩溃并诊断错误以查找根本原因方面给出了具体的操作方法——当我们在JavaScriptCore中挖掘漏洞的时候,这方面的内容是非常有用的。除此之外,这篇文章还介绍了如何创建WebKit的地址过滤程序,以用于捕获潜在的堆溢出或UAF漏洞。

$ cd webkitDIr
$ ./Tools/Scripts/set-webkit-configuration --asan
$ ./Tools/Scripts/build-webkit --debug

这些内容虽然很酷,但我们对JIT方面的内容更感兴趣,所以,让我们找一些对我们的研究有用的东西。在上面提到的文章中,我们可以找到有关JIT编译器相关介绍。

JSC是一种支持多级优化的执行引擎

实际上,它共有4级:

  • 第1级:LLInt解释器
  • 第2级:Baseline JIT编译器
  • 第3级:DFG JIT
  • 第4级:FTL JIT

第1级:LLInt解释器

这是常规的JavaScript解释器,实际上就是一个基本的JavaScript虚拟机。为了加深读者的立即,我们将通过源代码进行讲解。通过快速浏览LowLevelInterpreter.cpp源文件,我们会看到解释器的主循环语句,该循环用于遍历提供的JavaScript字节码,并执行各条指令。

//===================================================================================
// The llint C++ interpreter loop:
// LowLevelInteroreter.cpp

JSValue Cloop::execute(OpcodeID entry OpcodeID, void* executableAddress, 
VM* vm, ProtoCallFrame* protoCallFrame, bool isInitializationPass)
{
    // Loop Javascript bytecode and execute each instruction
    // [...] snip
}

第2级:Baseline JIT编译器

当一个函数被多次调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称这个函数时一个“热门的(hot)”函数。这个术语用于表示其执行次数较多,而JavaScriptCore会将这种类型的函数JIT化。如果我们查看JIT.cpp源文件,我们可以进一步获得更加详细的信息。

void JIT::privateCompileMainPass()
{
    ...
    // When the LLInt determines it wants to do OSR entry into the baseline JIT in a loop,
    // it will pass in the bytecode offset it was executing at when it kicked off our 
    // compilation. We only need to compile code for anything reachable from that bytecode 
    // offset.
    ...
}

当前栈替换(On Stack Replacement,OSR)是一种用于在同一函数的不同实现之间进行切换的技术。例如,OSR可以在执行期间从动态解释代码(未优化代码)切换为对应的JIT编译代码。关于OSR的更多介绍,请参阅这里

然而,在这个阶段,机器代码仍然与原始字节码非常兼容的(我不知道使用这个术语进行描述是否恰当)的,并且还没有进行真正的优化处理。

第3级:DFG JIT

另一篇介绍WebKit FTL JIT的文章,曾经指出:

任何函数的第一次执行总是从解释器级开始的不过一旦函数中的某个语句执行次数超过了100次或者某个函数被调用次数超过6次以先到者为准),执行权就会转移给Baseline JIT编译的代码这种做法虽然能够降低解释器的开销但并没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编译器优化一旦任何语句在Baseline代码中执行次数超过1000次或者Baseline函数被调用次数超过66次我们会再次将执行权转移给DFG JIT编译的代码

这里,DFG代表数据流图(Data Flow Graph)。此外,上面提到的这篇文章还给出了一些DFG优化流程图。

DFG JIT优化流程图

也就是说,DFG首先会将字节码转换为DFG CPS格式。

期中,CPS表示Continuation-Passing Style,这意味着您的代码并不使用return语句返回,而是继续并将执行结果传递给下一个函数。我认为可以把它看作是express框架中的next()函数:

app.use('/hello', function (req, res, next) {
  console.log('Hello, World!')
  next() // continues execution by calling next() instead if returning.
})

继续阅读上面提到的文章,我们会看到下面的内容:

DFG首先将字节码转换为DFG CPS格式从而揭示变量和临时值之间的数据流关系然后使用分析信息来推断关于类型的猜测并利用这些猜测插入最小的类型检查集之后便是传统的编译器优化处理最后编译器会直接通过DFG CPS表单来生成相应的机器代码

如您所见,事情开始变得有趣起来。JIT编译器会猜测类型,如果JIT认为类型没有发生变化,就会省略某些检查工作。很明显,如果一个函数被大量调用的话,这当然可以显著提高代码的运行速度。

第4级:FTL(Faster Than Light)JIT

在这一级中,会使用著名的编译器后端LLVM来完成各种典型的编译器优化处理。

FTL JIT旨在为JavaScript带来更激进的类似C的优化处理

在某些时候,LLVM可以被B3后端所取代,但是背后的思想都是一致的。所以,为了进一步优化,JIT编译器会对代码做出更多的假设。

下面,我们从更加贴近实战的角度来考察这个过程,这时,这篇介绍崩溃调查的文献就有了用武之地了。这篇文章引入了几个环境变量,可用于控制JIT的行为并启用调试输出,具体如下图所示。

来源:https://webkit.org/blog/6411/javascriptcore-csi-a-crash-site-investigation-story/

这篇文章中还列出了其他一些环境选项,如JSC_reportCompileTimes = true,这样会报告所有JIT编译时间。

我们也可以在lldb中进行相关的设置,使其转储所有JIT编译函数的反汇编代码。

(lldb) env JSC_dumpDisassembly=true
(lldb) r
There is a running process, kill it and restart?: [Y/n] Y
...
Genereated JIT code for Specialized thunk for charAt:
    Code at [0x59920a601380, 0x59920a601440]
        0x59920a601380: push %rbp
...

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JIT优化调试输出的内容了。看看JIT化的函数的名称,貌似charAt()、abs()等函数已经被优化了。可是,我们希望自己的函数也被优化,为此,可以创建一个名为liveoverflow的函数,它只是简单地循环n次,具体次数是通过函数的参数来指定的,并返回0到n之间的数字之和。

function liveoverflow(n) {

let result = 0;
    for(var i=0; i<=n; i++) {
        result += n;
    }
    return result;
}

现在,我们需要让这个函数变成一个“热门的”函数,为此,只需重复多次调用这个函数函数,这样一来,JIT就会认为针对这个函数的需求很旺盛,所以,必须将其JIT化。下面,我们首先调用这个函数4次。

>>> for(var j=0; j<4; j++) {
    liveoverflow(j);
}

我们确实获得了一些输出信息,但是这些信息都与我们的函数的JIT化无关,这意味着该函数还不是“热门的”,所以,接下来将函数的调用次数增加到10次。

>>> for(var j=0; j<10; j++) {
    liveoverflow(j);
}
90
>>> // nothing yet
>>> for(var j=0; j<10; j++) {
    liveoverflow(j);
}
90
>>> // nothing yet, let's call it again
>>> for(var j=0; j<10; j++) {
    liveoverflow(j);
}
90
>>> Generated JIT code for fixup arity:
    Code at [0x59920a601880, 0x59920a601900]
    ...
    //Baseline JIT
    ...
    Optimized liveoverflow#...

这下可以了!这里的调用次数使其进入Baseline JIT优化级别。接下来,我们将再次提高调用次数,以触发更高的JIT优化级别。

>>> for(var j=0; j<100; j++) {
    liveoverflow(j);
}
Generated Baseline JIT code for liveoverflow#...
...
//optimized function code in assembly
...

由此看来,JSC的确会根据函数的调用次数来决定不同的JIT优化级别。现在,让我们“丧心病狂地”将调用次数增加至100,000次,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

>>> for(var j=0; j<100000; j++) {
    liveoverflow(j);
}
Optimized liveoverflow#...using FLTMode with FTL ... with B3 generated code ...
...

看到没,这次达到了FTL JIT级别!

当然,除了上面介绍的调试输出信息之外,还有大量的其他调试信息,由于本人对它们也不是很熟悉,所以这里就不多说了。不过,到此为止,我们已经介绍了深入挖掘浏览器漏洞所需的各种调试方法和技巧,这才是最关键的。

攻击理念

现在,我们已经对JIT有了一定的了解;并且,上一篇文章中我们也对JavaScript对象进行了介绍,下面,我们开始讲解攻击理念。

既然JIT编译器会对代码中的数据类型进行猜测和假定,并删除相关的检查,例如直接从指定的内存偏移处开始移动,那么,攻击者是否能够对其加以利用呢?

假设某些经过JIT处理的代码预期的对象是一个含有双精度浮点数的JavaScript数组,并会直接对这些值进行操作。并且,JIT编译器将所有检查都优化掉了……同时,您找到了用对象替换数组元素的方法。之后,将一个对象作为指针放入该数组。因此,如果经过JIT处理的代码没有进行相应的检查并直接返回该数组的第一个元素的话,虽然实际上返回的是一个指针,但是它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双精度浮点数——这会导致类型混淆漏洞。实际上,这是在野外发现的典型浏览器漏洞类型之一。

接下来,我们来聊聊JIT如何防止发生这种状况?事实证明,开发人员应设法对每个可能对JIT编译器所做假设产生影响的函数进行评估。因此,对于任何能够改变数组的内存布局的函数,例如如果某个函数将一个对象被放入一个预期类型为双精度浮点数的数组的话,则将这个函数将标记为“危险的”函数。

下面是引用自“Inverting your assumptions: a guide to JIT”中的一句话:

如果某个函数在优化之后可能带来安全隐患那么我们可以调用一个名为clobberWorld的函数来对此加以声明函数clobberWorld的作用是否定图中所有数组类型的全部假设

由于JavaScript引擎会否定可能导致副作用的各种假设,因此,它会将可能影响数据安全性的所有函数都标记为“危险的”,并通过调用clobberWorld()函数来完成这些任务。例如,String.valueOf()似乎就很危险:

下面的代码引自clobberWorld()函数。

// JavascriptCore/dfg/DFGAbstractInterpreterInlines.h
template <typename AbstractStateType>
void AbstractInterpreter<AbstractStateType>::clobberWorld()
{
    clobberStructures();
}

函数clobberWorld()会调用clobberStructures(), 其定义位于同一个文件中.

// JavascriptCore/dfg/DFGAbstractInterpreterInlines.h
template <typename AbstractStateType>
void AbstractInterpreter<AbstractStateType>::clobberStructures()
{
    m_state.clobberStructures();
    m_state.mergeClobberState(AbstractInterpreterClobberState::ClobberedStructures);
    m_state.setStructureClobberState(StructuresAreClobbered);
}

所以,JIT为了防止出现副作用,就必须谨慎对待能够改变对象的结构的代码。例如,假设代码访问对象的属性obj.x后,又突然删除了该属性,那么,JIT必须将这个结构标记为“已更改”,以防止经过JIT处理的代码再访问它;否则,可能会导致内存破坏问题。

好了,本文就说到这里了。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研究Linus的exploit,它利用的就是这种漏洞。

Resources

关键词:[‘技术文章’, ‘技术文章’]


author

旭达网络

旭达网络技术博客,曾记录各种技术问题,一贴搞定.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We notice you're using an adblocker. If you like our webite please keep us running by whitelisting this site in your ad blocker. We’re serving quality, related ads only. Thank you!

I've whitelisted your website.

Not now